1965年刘亚楼上将逝世灵柩由、护送葬礼堪比国葬

  1965年5月7日,刘亚楼在医院十分虚弱,一边的家人俯下身体听着他的遗言:“飞行条……出来后,你们要……烧一本。”随后与世长辞,享年55岁。守在病床边的战友已经泪流满面,刘亚楼在这种情况心里想的还是我国空军事业。

  5月11日,朱德、、和周恩来等人来到追悼会现场。刘亚楼生前为新中国的建立和建设立下了不朽的功绩。他虽然是上将,葬礼的规模却堪比国葬。他的骨灰几经辗转来到了中山公园,这是中央领导人举办葬礼的地方。

  北京10万军民自发前来吊唁,送这位开国上将最后一程,场面尽显哀荣。追悼会结束后,、两位开国元勋亲自护送其灵柩,送往了八宝山。路上的行人含泪送别,刘亚楼去世的消息,在全国各大报社占去了中心位置。

  空军令教材打印出版后,部下姚克佑来到了八宝山刘亚楼的公墓,烧了一本给他过目,也算是了却刘亚楼最后的心愿。

  1965年,刘亚楼上将逝世,灵柩由、护送,葬礼堪比国葬。刘亚楼生前有着怎样的故事,能让中央领导、开国元帅亲自护送其灵柩?我们今天来了解这位开国上将——刘亚楼。

  1910年4月8日,刘亚楼出生于福建武平湘店湘洋村。他家境贫困,家徒四壁,房子有墙无顶。刘亚楼出生的那一天,天空下起了倾盆大雨,没有房顶的家,所有物品被浸湿。母亲产后感染了风寒,没有挺过来就去世了。

  父亲刘克芳希望这个孩子长大了后能够挣钱,兴旺家族,于是给他取名为刘兴昌。现实给了刘父当头一棒,家里根本养不起这个孩子。刘父为了孩子能够活下去,无奈只能送给当地的一个铁匠刘德香。

  铁匠为他改名为刘振东,在铁匠一家的爱护下,刘亚楼(加入革命后改名刘亚楼)健康成长,从小就与身边的孩子爬树捅马蜂窝,下水摸鱼,刘亚楼样样在行。顽皮的他从小就是孩子王,有一次刘亚楼在河里摸鱼,可能是在水里待久了,小腿突然抽筋。

  刘亚楼整个人沉下了河底,喝了不少水,眼看着就要被淹死,幸好被过路的村民发现,将刘亚楼救了上来。

  养父将刘亚楼和自己的小孩一起送进学堂读书,发现刘亚楼天资聪颖,养父宁可让自己的小孩不读书,也要把刘亚楼送进学堂。

  1922年,小亚楼从崇德初等小学毕业,进入湘店高等小学,两年后考上了中学。但是养父一家实在交不起学费,再加上时局动乱。刘亚楼回到了家乡,在崇德小学教书。

  崇德小学的校长刘克模是员。校长发现刘亚楼一身正气,是一个正直上进的青年,有意对他培养,邀请他参加乡里的“铁血团”,反抗家乡的恶霸。

  刘亚楼的思想开始觉悟,不久后就在刘克模的介绍下加入了中国。刘亚楼从一名小兵开始,一步一个台阶,经过三年的锻炼,他已经是师政委了。那一年刘亚楼才只有23岁。

  在这三年的时间里,刘亚楼冲锋陷阵,多次受伤,有一次差点被送进了棺材,被战士们发现还有气,又被抬了出来。

  1931年,刘亚楼时任红四军第11师32团政治委员。蒋介石对我方革命根据地进行第二次“围剿”,在我军的英勇抗击下,蒋介石遭遇到了失败。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蒋介石反动派卷土重来,召集了几十万大军,装备精良,企图“剿灭”我军。

  敌强我弱,与朱德采用“避敌主力,打其虚弱,乘胜追击”的作战方针。刘亚楼和兄弟部队迎战敌人虚弱部队,经过恶战,歼灭敌人4个团。

  刘亚楼身先士卒,冲锋陷阵,腿部中枪,当场昏了过去。卫生队发现了刘亚楼,将他抬去了后方治疗。在半路上,刘亚楼突然醒了过来,翻身跳下了床,不顾众人的反对,提枪返回了战场。

  战斗还在继续,战士们的子弹用完了,就用刀、石头等一切能攻击人的东西与敌人进行搏斗。战斗结束,11师伤亡巨大,人员锐减,只能与12师合并,保留11师番号,师长为张良,刘亚楼为11师32团政委。

  不久,石城阻击战开始了,红军32团与敌人作战,刘亚楼和战士们冲在最前面。战斗持续了一天一夜,战士们体力几乎消耗殆尽。敌人在战场上投放毒气弹,战士们疲劳作战,又饿又累。

  战斗结束后,刘亚楼腿部,胸口和头部都有枪伤。卫生院发现他的身体冰冷,基本已经没气了。战士们都以为刘亚楼已经牺牲了,特地为他准备了一口上好的棺材。

  刘亚楼和已经牺牲了的烈士躺在一起。师长王良带着团长和政委们向烈士告别,政委张赤男见刘亚楼被抬进了棺材,心情十分悲痛。

  张赤男下意识地为刘亚楼整理衣物,手指不小心触碰到了刘亚楼的鼻尖,发现还有温热的气息。

  张赤男兴奋地喊道:“亚楼没有死,还有气,快叫医生过来。”现场所有人都为之振奋,王良伸手探视,果然还活着。大家合力,小心翼翼地将刘亚楼抬出了棺材。

  经过医生的抢救,刘亚楼最终醒了过来。战友们都围在他的病床边,刘亚楼面色惨白,十分憔悴。

  他看着战友们关切的眼神,挤出了一个笑容,说道:“我刚去了一趟阎王殿,黑白无常说我太年轻了,还有很多事在等着我去做,死活不让进阎王殿。这不,把我送回来了。”

  战士们被他逗得忍不住笑了一下,张赤男擦干眼泪说道:“是啊,你还有很多事没有做,还那么年轻,你不能死。”

  刘亚楼将军17岁就参加革命,他人生中有许多重要的转折,都受到了毛主席的亲自关怀。无论是走上更重要的岗位,还是担任更重要的任务等等,处处体现了一位领袖对爱将的器重和爱惜。

  1930年12月25日,红一方面军来到了宁都县,中央在此处召开了歼敌誓师大会。、朱德和彭德怀等领导人发表了重要讲话。

  毛主席是红一方面军总政委,常常给刘亚楼一些建设性的意见。在会议上,专门写下了一副关于运动战的对联:“敌进我退,敌退我追,诱敌深入,各个击破……”

  会议上对这套打法作了具体的阐述,刘亚楼用笔记下。会议结束后,反复推敲,想将这些整理运用到实际的战斗中。

  很快机会就来了,在第一次反“围剿”战斗中,刘亚楼率领第35团,采用了“诱敌深入”的战术,将敌人的主力引诱到了红军设下的圈套中,大获全胜。

  第一次反“围剿”的胜利传到了毛主席的耳边,主席笑着对警卫员说道:“刘亚楼真不错,我刚讲的理论他这么快就用上了。”

  在之后的作战中,刘亚楼巧妙地运用了毛主席的游击理论,“化整为零,化零为众”。他非常重视毛主席的意见,有时候,毛主席漫不经心说出的一句话,刘亚楼都会用心推敲,将巨人的真理运用到实际的战争中。

  1931年7月12日,毛主席与朱德写信给刘亚楼,让他带领35团探明敌情后,不要轻举妄动,缓缓后退即可。意图是搅乱敌人内部,声东击西,掩护我方大部队撤离。刘亚楼对毛主席的战术感到震惊,在之后的战斗中,刘亚楼基本能够巧妙运用毛主席的战术。

  1932年,蒋介石反动派对我军进行第四次“围剿”,通过之前的作战,刘亚楼得到了毛主席的真传,对毛主席十分敬佩。眼看着50万敌军就要打过来,毛主席却被调走了,毛主席的职位全部由周恩来接替。

  刘亚楼并不了解周恩来的带兵能力,敌军来袭,我方却战前易帅,刘亚楼十分不解,但还是接受了中央的安排。之后,刘亚楼在听完周恩来对战况的分析讲解后才对他有所了解。

  1933年2月,中央下达了死命令,令红一方面军必须攻下南丰。南丰易守难攻,守城者是名将,我军浴血奋战6天也没有进展,而且自身伤亡惨重。

  敌人的背后粮草充足,增援也在源源不断地赶来。刘亚楼看破战局。认为攻打南丰本来就是不可取的。如果继续攻打南丰,我军大部分战士怕是要命丧于此了。

  此时的刘亚楼手里没有指挥权,他心急如焚。此时,周恩来和刚好迎面而来。刘亚楼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,说道:“南丰不能再打了,我们必须另外想办法。”

  也知道南丰很难打,但是这不是个人就能决定的,说道:“什么仗不难打呢?这毕竟是中央的命令,这次的作战方案,在会议上大家都投票通过了。即使战况对我们不利也要打啊!”

  周恩来并没有着急否决刘亚楼,而是让他讲出自己的看法。三人边走边讲,刘亚楼讲了很久,周恩来和也在认真思考他讲的问题。

  刘亚楼讲完后,周恩来和互看了一眼,仿佛刘亚楼讲出了他们心中的猜想。周恩来接连说了两句:“这个事情要重视,要重视起来,看来不止我们有这个想法。”

  周恩来参照刘亚楼的建议,改变了战略,红军转移目标到了黄陂地区,在这里计划了伏击战,取得胜利。蒋介石第四次“围剿”又失败了。周恩来和都记住了刘亚楼这个年轻的将领,他们认为这个军人,有着过硬的军事素养,以后可以担当大任。

  刘亚楼在长征途中,参加了多个战役,如智取遵义、飞夺泸定桥、强渡大渡河等。在作战中,他身先士卒,冲锋陷阵,多次死里逃生,立下无数大小功。

  1936年12月,毛主席拿到了刘亚楼的战绩报告,十分满意。红军大学缺少教员,组织将刘亚楼从前线调过来,让他去军校担任训练部部长。

  刘亚楼难以接受,他只想在前线御敌,对于这个安排有些情绪。毛主席知道后特地约刘亚楼在操场谈话,毛主席说道:“怎么?对组织这个安排不是很满意?还是想回前线年都回不了前线!”

  刘亚楼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,毛主席接着说道:“你领兵打仗的能力,很多人是有目共睹的。我也认可,但是我军需要培育人才,你不愿意去教,他也不愿意去教,那谁去?我们部队都是农民出身,大多数人都是没有接受教育的。这是我们短板之一,所以要补上。”

  刘亚楼顿时明白了主席的良苦用心,原来主席是从大局考虑。刘亚楼心里最终接受了这个安排,并对毛主席说道:“多谢主席点醒了我,我一定不辜负您的期望。”

  1938年4月,毛主席对刘亚楼说,要派他和一部分人才去苏联进修。刘亚楼想回到抗日前线的念头被打破了,之前毛主席说让他10年回不了前线不是闹着玩的。毛主席决定让刘亚楼去苏联,很显然是毛主席等中央领导对刘亚楼寄予厚望,认为他是可造之材。

  抗日战争打响后,刘亚楼基本没有拿枪杀过鬼子,他被留在了后方办教育。有人肯定好奇,刘亚楼没有参加抗日战争,建国后,为什么被授予了上将军衔?

  刘亚楼在长征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立下了汗马功劳。他虽然没有参加抗日战争,但是他在军校教战士们打仗,为抗日前线输送了无数抗日战将。建国后,刘亚楼是挑起我国空军建设的第一人。他被授予上将,实至名归。

  1938年,刘亚楼来到苏联学习,刻苦研究军事理论。1941年,德国入侵苏联,苏联卫国战争爆发。因为被误伤,在苏联医院进行治疗。刘亚楼和曾经对苏联的卫国战争提出了一个意见,可惜的是斯大林并没有重视。

  苏联在之后的战斗中,论证了刘亚楼和的观点。斯大林开始欣赏说愿意用五个师来换一人;斯大林也开始重视刘亚楼,想让刘亚楼加入苏联国籍,被刘亚楼正面拒绝了。

  1945年,刘亚楼跟随苏联红军进入了中国东北作战。1946年,东北局势严峻,、罗荣桓等人推举刘亚楼为参谋长。、罗荣桓、刘亚楼三人合力解放东北,紧接着又以“猛虎下山”之势解放了华北。

  刘亚楼在解放天津战役中,担任总指挥,只用了29小时就解放了天津。天津的解放,加快了北平的和平解放。

  当初,给和刘亚楼等人3天时间,解放天津。这场战役,全权交给刘亚楼负责,只给刘亚楼两天时间。刘亚楼却拍着胸腹保证:“我保证30个小时内把陈长捷的工事打得稀巴烂。”

  心中一惊,他虽然知晓刘亚楼的才能,但是只用30个小时就解放天津,让人难以相信。认为刘亚楼怕是“夸下海口”,有些失态。刘亚楼并不是闹着玩,他心中确实有把握。

  刘亚楼为了更为细致地侦查,他有时会带上几个警卫,开车来回在敌我交界处勘察。有一天,刘亚楼为了掌握地形全貌,只身一人乔装打扮来到了天津复兴门外,勘察地形。经过一个坟地时,敌人听到了动静。

  敌人用手电筒扫来扫去,光落在了刘亚楼身上,说道:“谁?快出来,不说话老子一梭子弹打你几个血窟窿。”

  情况危急,这还没开战,主将就要被捕了吗?刘亚楼急中生智,大声吼道:“鬼叫什么?老子是天津公安局,奉命前来抓人。你再叫,吓跑了目标,小心我告你状!”

  敌人好像有些被哄住了,有些欲言又止。刘亚楼趁机跑,敌人回过神来,赶紧追。眼看着敌人就要开枪,刘亚楼挥手朝最漆黑的一边喊道:“一营左边冲,二营右边打!”敌人以为碰上了一个团的解放军,吓得一枪未开,慌乱地跑回大本营。

  知道后十分生气,严厉地对刘亚楼进行了批评,说道:“还没开战,万一出现什么意外,是不是因小失大?别说30个小时拿下天津,主将出师未捷身先死,传出去岂不是要被人笑话!”刘亚楼一点都没有在乎被骂,反而朝他吐舌头,蹑手蹑脚地走开了。

  像这样有惊无险的事情经常发生,刘亚楼做过很多次。1949年1月14日10时,解放军正式发起进攻,15日15时,整个天津解放,只用了29个小时。

  平津战役大获全胜,这一战刘亚楼功不可没,他也荣升为十四兵团司令。刘亚楼摩拳擦掌,正准备南下作战。

  新中国成立后,毛主席找到刘亚楼,对他进行了夸赞,并且说出来意,希望他能接手组建我国空军。刘亚楼感到为难说道:“一直都是带领陆军打仗,空军司令这有点为难,我担心做不好。”

  毛主席说道:“我们都是搞陆军的,没有人懂空军。没人懂就不搞,你觉得这可以吗?美国、苏联、日本等国家都有空军。我们就是没有空军,一直没有领空权,成了我们的弱点。我们要搞空军,就要苏联的帮助,你又会俄语,之前接触过这门学问,我认为你最合适。”

  刘亚楼深知空军的重要性,于是同意了。刘亚楼向军委提出,希望可以以14兵团机关和军委航空局人员组成空军基础机关,军委接到求情,立即批准。

  不久后,刘亚楼和妻子等人一起去苏联,购买飞机,派出相关人员前去谈判。经过沟通,苏联方面表示愿意帮助我国,建立6所航空学校,卖给中国400多架飞机供研究,并派出专家团帮助中国建设空军。

  刘亚楼成为了我党首任空军司令,当初预设的6所航空学校也如约而至在中国“拔地而起”。中国有志青年鱼贯而入,想学习航空技术,为国争光。

  1950年4月1日,在刘亚楼等人的努力下,我国的空军部队建设逐渐成熟。不久后,人民空军部队建设成功。我国空军首次出现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,美军不再拥有绝对的领空权。

  1964年8月16日,总理和刘亚楼等人访问了罗马尼亚。刘亚楼回国后深感不适,当天腹泻不止。10月15日,刘亚楼并没有在意身体的不适,继续伏案工作。这一天来到了广州研究如何反击高空无人机侵入。

  11月9日,刘亚楼病情越来越严重,他却没有在意自己身体,继续伏案研究“如何反击无人机侵入”。一些老同志知道后,纷纷过来劝说刘亚楼去医院检查。

  11月26日,毛主席看完刘亚楼写的报告,批示道:“亚楼同志,你的报告很好。只是听说你身体不好,我很担心,以后好好休养休养,身体第一,要听医生的话,不能忽视自己的身体。”

  1965年1月7日,刘亚楼在病床上发表了关于应对美国高空无人机入侵的报告。由此可见,他还在致力于“如何应对无人机侵入”的研究。

  1月18日,忍不住给刘亚楼写信说道:“亚楼同志,医生说你的病正在好转,你不能大意,还是要好好配合医生治疗,注意休息……”刘亚楼是最喜爱的战将,他们之间的感情十分深厚。

  1965年5月初,刘亚楼病危告急,嘴里一直反复念叨毛主席和101(在东北解放战争时的代号)。7日,刘亚楼在医院因病去世,年仅55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