犯罪预备和犯罪中止

  犯罪预备、犯罪未遂、犯罪中止都是直接故意犯罪的未完成形态。而且未完成形态只存在于直接故意犯罪中;在过失犯罪、间接故意犯罪中都没有未完成形态一说,他们只有是否成立犯罪的问题,成立了既遂就是犯罪,没有成立既遂就不构成犯罪。

  一个完整的直接故意犯罪有以下几个阶段:起意阶段、预备阶段、实行阶段、实行后阶段。起意阶段是一种思想的流露,他没有任何的刑法意义,所以起意阶段不构成犯罪。起意阶段与预备阶段的临界点是是否出现危害行为。预备阶段与实行阶段的临界点是是否着手。实行阶段与实行后阶段的临界点是犯罪是否已经结束。

  犯罪预备是指为了犯罪,准备工具、制造条件的犯罪情形。在犯罪预备阶段也有可能成立犯罪中止。如由于行为人意志以内的原因自愿放弃犯罪,即构成犯罪中止,这时他适用中止犯的刑罚减免规定,而不再适用预备犯罪的减免规定。犯罪预备有以下四个特征:

  如果一个人没有犯罪的意图,那就只是合法行为。例如:一个人去买刀,如果他买刀的目的是为了抢劫,那这就是一个犯罪预备行为,如果他买刀是为了做饭,这就是一个合法行为。

  例如:为了犯罪准备工具、练习犯罪手段、进行犯罪前调查、排除实行犯罪的障碍、尾随和守候等。

  犯罪预备必须在预备阶段就停止了下来,如果一个人已经着手犯罪,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未能既遂的,是犯罪未遂而不是犯罪预备。

  行为人未能着手犯罪的原因必须是行为人意志之外的原因。如果是因为行为人意志之内的原因,则构成犯罪中止。例如:甲为了投毒在商店购买了毒鼠强,在去往投毒的路上如果天空突然刮起大风将甲手中的毒鼠强吹撒了,导致甲的犯罪行为没有着手,这就叫犯罪预备。但如果在去往投毒的路上,甲突然心生悔意,于是将毒鼠强扔掉,导致犯罪行为没有着手,这就叫犯罪中止。

  根据《刑法》第22条第2款规定,对于预备犯,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、减轻或免除处罚。

  《刑法》第23条第1款规定:“已经着手实行犯罪,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,是犯罪未遂。”

  什么是着手:着手就是指行为人已经了犯罪行为,对法益已经有了现实侵害的紧迫性,足以动摇民众的安全感。例如:甲打算用枪打死乙,当甲举枪瞄准,打算开枪的时候是杀人的着手。

  “未得逞”并不是没有造成损害结果,未得逞是指没有达到行为人所预期的目的。例如:甲打算杀人,但被害人没有被杀死只是被砍伤,甲就构成故意杀人罪的未遂。

  比较常见的意志以外的原因有:(1)被害人的剧烈反抗;(2)第三人的出现;(3)自身能力的不足;(4)自然力的破坏;例如:放火时突然下大雨无法点燃;(5)认识错误。误以为被害人已经死亡,实际被害人还未死亡。

  根据《刑法》第23条第2款规定,对于未遂犯,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减轻处罚。

  《刑法》第24条第1款规定:“在犯罪过程中,自动放弃犯罪或者自动有效地防止犯罪结果发生的,是犯罪中止。”

  犯罪既遂之后不能成立中止。例如:甲抢劫之后非常后悔,又将原物返还失主的不构成犯罪中止。

  行为人虽然自动放弃了犯罪或积极采取措施防止犯罪结果的发生,但最后犯罪结果还是发生了,就不构成犯罪中止。例如:甲打算用刀杀死乙,但甲捅了乙一刀后,见乙非常痛苦,于是将乙送往医院,但到医院时乙已经死亡,这就不构成犯罪中止。

  行为人在人为认为能够完成犯罪的情况下,出于自身意志自动停止犯罪。自动性是犯罪中止和犯罪预备。犯罪未遂的最大区别。

  根据《刑法》第24条第2款规定,对于中止犯,没有造成损害的,应当免除处罚;造成损害的,应当减轻处罚。